对话丨病例增长,日本民众反对?中国志愿者在为奥运默默付出

Mark wiens

发布时间:2021-07-24

全国人大代表、民建广东省委会副主委、华南师范大学教授林勇提交的《关于夫妻合休产假的建议》,引发热烈讨论。他认为,全面二孩政策对女性就业和职业生涯发展产生显著负面影响。而爸爸幸孕宠婚

对话丨病例增长,日本民众反对?中国志愿者在为奥运默默付出幸孕宠婚

纵使身陷种种困难和争议,东京奥运会的大幕终于拉开。

而在这届特殊的奥运会终于成行的背后,是许多人的默默的付出,其中就有那些可爱的中国志愿者。

新冠病例增加所带来的担忧,日本当地反对奥运会举办的民意……种种因素的影响,都难免增加奥运相关人员的压力。

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多名志愿者对本届奥运会提出了同样的期待:防控病毒,安全完赛。

赵翊雯。

阳性病例出现,尽量保护好自己

7月23日,当东京奥运会的开幕式终于上演,主火炬终于燃起火焰时,对于新冠疫情的担忧依然没有停止。

据23日东京奥组委透露,奥运会相关人士的新冠阳性病例再度增加,截至目前,7月以来的奥运相关累计病例数已经达到了106例,其中运动员达到11人。

面对持续增长的病例数,志愿者也自然感受到了压力。

“担心肯定会有,自己也会更加小心一点,比如我就把原来普通的口罩换成了医用口罩,还有以前我戴隐形眼镜,现在也会带镜框的眼睛,防止一些飞沫传播。”志愿者赵翊雯告诉记者。

她所工作的岗位是奥运村运动员代表团助理,这也是和选手接触的“第一线”,因此所采取的防疫措施也是更为严格。

“首先我们有核酸检查,接触代表团的人员每天都需要做,要每天提交自己的唾液样本,然后手册上也有要求,要求与人保持2米距离,佩戴口罩,拿东西之前之后都要消毒,也给我们发放了消毒液。”

对于志愿者,东京奥组委优先为他们注射了新冠疫苗,赵翊雯也完成了两针注射:“(接种新冠疫苗后)就算感染也不至于重症,可以稍微安心一些。”

“把感染人数压下来还是很关键的,如果病例一直上升,万一造成世界范围的传播就会比较危险,所以还是希望能切实做好防疫工作。”

董芳宏(左二)。

风波不断,奥运“边走边看”

东京奥运会的防疫工作被外界所担忧,也并非没有道理。因为赛事并未完全对外封闭,媒体入住的官方酒店是和普通客人混住,志愿者等大量工作人员也都没有封闭,只是通过普通的公共交通“上班”。

据志愿者Yuxi透露,在防疫方面,东京奥组委的规则也有一个变化的过程。

组委会在更早的时候,在核酸检测方面也没有现在这么严格,对一些志愿者只要求监测历史体温,随着奥运会的逐渐临近,才逐渐收紧了要求: “肯定会有心理压力,只能做好自己的保护,戴好口罩,做好自己身体状况的监测和纪录。”

由于推迟一年,赛事在组织方面也遭遇了许多变动,志愿者的很多培训也从线下转成了线上,种种新情况,让赛会不得不“边走边看”。

Yuxi举了一个例子:23日开幕式当天,她和其他工作人员及志愿者需要在下午四点以后就安排带路,联络运动员去体育场的车辆等,但是直到当天上午,还有许多的细节没有敲定,比如如果遇到调度问题,或是遇到运动员迟到时该怎么处理等。

“要等到当天下午两点后再进行研修,而且这些流程也没有提前演习过。”

与此同时,由于做出了赛事基本空场的决定,也直接导致众多志愿者“失去”了原本的岗位。

志愿者董芳宏就是其中之一,她原本担任的是面向观众的检票和信息咨询工作,但在做出空场决定后,她被临时安排担任开幕式彩排的运动员“替身”。

开幕式彩排结束后,她的任务就已经结束,因此她又申请了其他的岗位希望继续服务:“心理肯定会有一点落差,因为之前没有疫情的时候,奥运会都是很热闹的,可以参与很多活动,而现在很多活动都参加不了了。”

章鱼。

有反对声音,也有温柔相待

除了面对疫情所带来的心理压力之外,志愿者所遭遇的压力还有另一个来源:日本民众对于疫情的反对声音。

对疫情扩散的担忧、对投入大量资金的不满,再加上前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因为性别歧视言论辞职、前开闭幕式总导演佐佐木宏涉嫌侮辱女性辞职等一系列丑闻,更让东京奥运会在日本民众心目中的形象一路走低。

民众的态度,甚至导致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——部分志愿者不愿在非工作时间穿着奥运工作制服在外活动,原本应该是值得骄傲的服装,反而成了令人不安的存在。

不光担任志愿者,还担任了东京奥运会火炬手的侯嘉怡对记者坦言:“会有志愿者有这样的担心,我自己可能也会有些担心。”

“因为日本民众对奥运持支持的虽然有,但可能不是非常多,有人持反对意见,而穿着制服在电车上或者路上会比较显眼,有人可能会因此担心(别人的目光等)。”

但是,虽然存在着反对奥运的声音,这些志愿者依然感受到了别人的温柔相待。

在森喜朗性别歧视言论引发争议之后,就有一位Yuxi认识的老奶奶,用委婉的言语“代表”森喜朗向身为奥运志愿者的她致歉:“不当的言论让女性志愿者感到不适。”

而志愿者章鱼则遇到了一位日本阿姨:“坐电车下车前,她对我说了一句今天辛苦了,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还在外服务,听了之后就感觉特别暖心。其实自己也会担心会不会遇到反对奥运的人,但是没有,大家都很温柔。”

如今,无论如何,东京奥运会已经打响了发令枪,作为参与其中的志愿者,共同的希望——就是奥运会能够成功且安全地结束。

“虽然真的是一波三折,未知的东西也非常多,我内心还是非常希望奥运会能够成功,也希望中国健儿能有好成绩。”

Yuxi所说出的目标,也是很多人的期望。而这些中国志愿者们,也将为了一届安全的奥运会而继续默默付出。

网站排名 http://www.webgnss.com/jiajuzhuangxiu/jiazhuangbaike/6564.html

幸孕宠婚 日前,惠州发出“非必要不出行,尽量留惠过年”的倡议,为了配合疫情防控需要,自1月份进入期末考试阶段后,惠州学院就采取分期分批的离校方式,让学生提前回家过年。 惠州学院学生 小曾:今天(25日)下午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